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统计排行
  • 441阅读
  • 1回复

无所事事   弑杀

楼层直达
级别: 贵宾
发帖
260

爱在左,同情在右
        上周末,带女儿去市口腔医院看牙,因为是复检,很快就结束了,比我们预想的提前了一个多小时。以往每次来复检都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,甚至排过两个多小时,无论你去迟去早都是这样。实话说,从医院走出来的那一刻,虽然外面飘着零星的雪花并夹杂着小雨,可心里很是温暖!一路开车的紧张、郁闷都因为这次复检的迅捷的不翼而飞。女儿也很高兴,缠着要去吃肯德基,吃别的西点都不愿意。想到女儿马上要开始忙碌的新学期学习,满足她的这个小心愿吧,我自己暗暗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因为肯德基还有一段距离,于是,慢慢的任车在路上滑行,边想着在去了在哪儿停车方便,终于停好了车。冒着毛毛细雨,星星点点的雪花,女儿挽着我胳膊,又说又笑的往肯德基直奔而去。沿途要经过一家银行,富丽堂皇的的装饰,门口的大狮子威武而气势,显得站那的保安都高大了许多。对于这种地方,我一贯是不多看的,拉着女儿,匆匆的想急行而过。突然,女儿拉住了我说:妈妈,那个人好可怜!我一顿,这才注意到在湿湿的地面上,趴着一个讨钱的人,或者说该叫他乞丐吧。乱草一样的头发,肮脏破烂的衣服,看不到脸,整个人面朝下,身子都快贴到地面了,只是伸出两只手做个合掌的姿势,那手也是脏而粗糙的,手边放着一个破碗,里边放着几张一元、五角、一角的纸币或钢镚,不多。或许是这样的场景看的太多,我只是瞄了一眼,准备走过,女儿却拽住了我,“他好可怜啊,我们给他点钱吧?”我没做声,看了女儿一眼,点了点头。女儿欣喜的搜刮了她的所有包和兜,还检查了我的衣兜,终于凑了五元零钱,快步向那个人奔去(就这一会的功夫,我们已经走离那个乞丐七八米远了),认真的把那些纸币放进了那个脏兮兮的破碗。回来的时候脸上都是兴奋的光芒。到了肯德基,点东西的时候,我打趣女儿:刚才那些纸币可以买杯饮料了,心疼不?女儿认真的对我说:有一点,不过我更愿意给他,这么冷,他多可怜啊。听了这话,我彻底为自己心里那固有的认知和麻木不仁惭愧。这个喧嚣浮躁的世界或许更多悲凉孤单和假象,但这是我们成年人眼里的认识,孩子的眼里大多是真善美,她们的世界里还少有遭遇到假丑恶,那么暂且让孩子们的眼睛明亮着,让孩子们们的世界常响爱的主题曲,以后的事长大了再说。
      记得读过冰心老人的诗,里边有这样的一句话:爱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两旁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鲜花弥漫,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,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落,却不是悲凉。 我读过,跟没读一样,女儿没读过,却胜似读过。
级别: 论坛版主
发帖
154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6-01-01

【杀】清吟山庄第75届风云《郎Y俊》第二轮言豫津SN清唱蝶恋花


期盼已久的雪,终于如期而至。


一片片一朵朵,如柳絮如飞花,横斜着,打着旋儿,一如跌落凡间的精灵儿,从半空中悠悠的飘落下来。大地、房屋、树木,都穿上了漂亮的白衣,天和地浑然一体,已然乜有了界限。远处的高山,村庄,人家,都笼罩在白茫茫中。推开窗,寒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,蓦地一个寒颤,冷空气瞬间击穿棉衣的包裹,到达五脏六腑,好冷!院子里花草那细小的枝叶上已积上薄薄的一层雪,有些还蔫儿吧唧的耷拉着脑袋。只有墙角那株梅花还倔强的挺立着,然并无诗里说的那样凌雪盛开,更没有什么暗香袭来。它就这样傲然挺着腰杆,保持静默,仿佛在无声的抗议着什么。看到这,按捺不住对雪的向往和喜爱,管什么天气好不好,走,出门赏雪去!


雪还在下着,行走其间,触目所及,一片白茫茫,整个世界都是银装素裹的了。伸出双手,掬一朵在手心,晶莹剔透,还未来得及细细赞赏,已倏尔不见。偶尔有几朵落到发梢、肩上,亲吻着你的眉眼、脸颊,清凉而滋润,透着莫名的欣喜,那冰凉的触感让人瞬间清醒过来。这一切,无时不刻在提醒着你:它真的来过。


许是冷的缘故,出来玩雪的人并不多。田间地头偶有没被雪掩住的野草野花仍旧顽强的探出头来,虽然只是星星点点。看着那纯净的完好的雪,都不忍踩下去,多难得的雪,多难得的美好,多难得完美,奈何。。。。。。


踏雪其上,每走一步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在这静谧的时刻愈发显得悦耳动听,好似一场有节奏的单音节演唱会。突然,不远处两只小鸟扑棱着翅膀飞走了,惊起雪花飞扬,纷乱而轻盈。咦?难道是踏雪的咯叽声惊着了它们?这天气,它们不冷吗,是出来觅食的吧,我默默的想。河里没有水,干涸的河床覆上了不薄不厚的一层雪,远远望去,宛如一道银带蜿蜒盘旋。河边偶尔露出几块光秃秃的石头,在向人们彰示着自己不屈的存在。


雪渐渐停了,出来的玩雪的人慢慢多起来,安静地世界也开始喧闹起来。几个孩子在雪地上打着滚儿,嬉闹着,吆喝着,感染的大人们也迸发了童趣,打起了雪仗。你揉一团扔我身上,我抓一把塞你衣领,惊叫声,追逐声,笑闹声,此起彼伏。看着眼前的情景,不觉浮上一抹淡然的微笑。记得小时候,姐姐哥哥领着我和堂弟,四个小人儿在雪地上打闹嬉笑,一如眼前的小朋友般肆意任性,你推我,我拽你,好不尽兴!玩累了回到家,自然少不了一顿骂,可是,心里却并不害怕,依然快乐的紧。
...........鈾.鈾.鈾..........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